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巫族少女

第七十八章  番外

巫族少女 夏洛冉 3147 2020-06-29 18:07

  

翻滚的云海弥漫在繁茂的树林中,粗壮的树干直入天际,藤蔓环绕,隐天蔽日,汇聚成一片绿色的汪洋,一阵山风袭过,吹散了林中云雾,搅起一串泛绿的涛浪。在那密林的深处,阳光反射出一点闪烁的银光,清可见底的湖水云烟氤氲,雾气缭绕,呈现出祥和宁静的景象。

高大的银杏树下,两个年轻人坐在深蓝色的格子布上,柔软的草茎在指间穿梭,他们的脚下摆放着一堆刚刚编好的成品,很是精致小巧。

“承宇,你怎么会编这么多东西呀?”模样清秀的女孩披散着长发,澄净的眼眸好似撒落了满天的星光。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小的时候经常跟家里的一个园丁玩儿,这些都是他教我的。”沈承宇得意洋洋的说道。

嘉卉点了点头,有些气馁的看着手中模样古怪的小狗,怎么和承宇那个差距这么大呢,明明是按照他那个做的呀!嘉卉微蹙着眉,认真回想着刚才的步骤,一阵微风吹过,她突然眼前一黑,唇间便留下了一个湿热的吻。

“承宇,别闹,”嘉卉轻笑着推开了他,却不料整个身子被人从背后环了起来。

沈承宇将下巴支在嘉卉的颈边,坏笑得轻咬着她的耳畔,“看你那么认真的样子突然很想亲亲你。”

“被人看见了不好,”嘉卉轻拍了下沈承宇的手,想要从他怀里挣脱。

沈承宇微微收紧了手臂,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嘉卉的耳边,“这里就咱们俩,哪里还有别人?”

“你别忘了,现在整个巫族都迁徙到山脚下了。”

“那又怎样,他们不是设了迷瘴与外界相隔吗?又怎么会随随便便走出来?”

“可是哥哥上个月就来了呀!”嘉卉不依不饶的说道。

沈承宇闻言撇了撇嘴,满不情愿的放开了她,“好吧,说起来你们族人也是奇怪,一边说着让你离开巫族,一边却又全族迁到了附近,一边说着不让外人靠近,一边却又时不时地来看你。”

嘉卉笑了笑,轻轻挽住沈承宇的胳膊,“巫族迁至这里,是因为这一带更加隐蔽且灵力充沛,哥哥偶尔的探望也是不放心你我的状况,怎么你还埋怨上了呢?”

“那倒没有,就是觉得你们族人行事奇怪而已。”

嘉卉轻笑着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望向那波光粼粼的湖面,现在的日子美好得就好像偷来的一样,让她格外的珍惜。

“嘉卉,你知道吗?其实我有个小小的遗憾,就是那首‘梦中天使’没能让你听到完整版。”

“可是,由你亲自唱给我听不是更好吗?”嘉卉宽慰的说道。

沈承宇轻搂住嘉卉的肩,沉默未语。

嘉卉抬头轻轻吻了吻那紧抿的唇角,“其实,我也有事一直想要问你。”

“哦?你说。”

“还记得有次,咱们在一条暗巷中遇到了一群无赖,那时你受伤了,我不得已再次用血咒救你。”

“记得,”沈承宇沉着眸,正是那一次让他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也让嘉卉再次受到了血咒的强烈反噬,那惊心动魄的场面怎么可能忘记呢。

“我施咒后体力不支,情况很是危急,手机又不在身边,想用你的手机却不知道密码,于是我只好先后尝试你我的生日,本来抱着不可能的心态,没想到却成功了,”嘉卉疑惑的望向他,“我不记得曾经告诉过你我的生日,何况那时你还失忆了呀?”

沈承宇眨了眨眼,笑道,“你的生日,在祭天大典的前一天我就知道了,在巫族,想知道少巫的生辰那不是很容易的事吗?至于你说的密码……”沈承宇脸上的笑容加大了几分,神秘兮兮的说道,“你相信冥冥之中的天意吗?”

“天意?”

“没错,那时的我虽然丢失了记忆,但是设置密码时,下意识的就输入了那几个数字,你说不是天意是什么?”

嘉卉愣了一下,随即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我发现,你现在哄人的本事倒是精进了不少,我可不希望你变得和陆离一样油嘴滑舌。”嘉卉刚说完便顿感失言,再看沈承宇,果然他脸色变了变。

“你还惦记着他呢?”沈承宇粗声粗气的说道。

“哪有,”嘉卉双手缠上沈承宇的脖颈,半是撒娇的说道,“是我失言了,都这么久了还提他做什么。”

沈承宇脸色缓和了几分,“记得当初曾经问过你,你对那家伙究竟是怎么看的?你当时回答说没什么看法,勉强算是个朋友。”

“确实呀,他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的。”

“可我认为,你回答的太过敷衍,这也是我一直纠结别扭的原因。”

嘉卉沉了眼眸,偏着头似在思考什么,“提到他,我的感觉确实有些复杂,但绝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停顿了下,弯了弯嘴角,“你不是能感知我的想法吗?不如自己去体会。”

沈承宇撇了她一眼,轻轻阖上眼,微风拂过湖面的水汽,濡湿了那满头的银发,“思绪很繁乱,有些许的无奈...同情...哀伤中有惋惜,还有……”沈承宇倏的睁开了眼,脸上怒容渐显,“他差点害死我!你想到他时竟然还能感到一丝的温暖!?”

嘉卉叹了口气,“他确实做了很多错事,我也不能说对他有多了解,也许是我们倆的际遇有些相似,在他那副玩世不恭的外表下,也是一颗同样悲伤孤独的心,可是我比他要幸运,虽然我有很多话不能跟你们讲,有些事需要自己去承受,但我的心却不似他那般的孤苦,心灵上的缺失造成了他性格上的偏执,导致了后来的一些事情,可也正是由于这一分的相似,让我对他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情,所以我从心底里是把他当成朋友的。”

沈承宇闻言,冷峻的面庞愈发阴沉起来,嘉卉一阵头皮发麻,赶忙笑嘻嘻的补充了几句,“当然,这种分量与你相比可以说是微不足道,如果你不在了,我也绝不会独活,又哪里有机会在这儿感受这些呢。”

沈承宇捏了捏她的脸,恨声道,“哄人的本事越发厉害了,这句话我要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嘉卉佯装嗔怒道,“别总说我了,你的桃花运也不少呀,别以为我不知道,喜欢你的人可是多了去了。”

沈承宇一脸稀奇的看着她,“原来你是在意的呀,我还以为你对这些漠不关心呢。”

嘉卉眨了眨眼,“在意是肯定的,只是当时总觉得早晚要离开你,所以顾不上这些。”

沈承宇心疼的搂过了她的肩,“现在你不用怕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直到永远。”

嘉卉伏在沈承宇的胸口,静静的呼吸着,她能感受到那颗与她节奏相同的心脏,正倔强而努力的跳动着,那是奏响生命的最美音符。

沈承宇俯身轻轻刮了刮嘉卉的鼻子,墨黑的眼眸满是笑意,“我问你,现在情况变了,你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去在意这些,你还想了解我的想法吗?”

嘉卉笑了笑,拉过沈承宇的手,轻轻闭上了眼,银杏树的落叶如飞舞的蝴蝶盘旋在他们周围,显得静谧优美,“可爱的喻骐,给人感觉很亲切,是需要照顾的小妹妹,奚雅南,低谷期的陪伴,是要感谢的人……让我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人,”嘉卉捉弄似的玩笑道。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沈承宇握紧嘉卉的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我怀里正躺着一个让我甘愿付出生命的人,她是我此生的挚爱。”

嘉卉微微笑了笑,将头枕在沈承宇的肩上,在这片寂静荒凉的角落里,他们的心相互依偎着温暖着彼此,而那早已胜过了世间的一切。

“承宇,”嘉卉轻轻开口道,“我们还能这样多久?”

沈承宇沉眸望向波光粼粼的湖面,氤氲的水汽吞吐着散落了满地的阳光,跳跃出梦幻的光芒,“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永恒。”

群山环绕的圣湖孕育着生命的灵气,金灿灿的银杏树全身透亮,散发着祥和的柔光,翠绿的青草丛中,两个身影静静地相依着,恍若披了霞光的石像,美得不似人间景象。古老的咒语流淌于血液之中,两个支离破碎的灵魂悄然融合在了一起,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顽强姿态,支撑着他们一起战胜前途所有的险阻,这股顽强的生命洪流会继续前行,直到天堂的圣光照射进那干涸的河床,即便一息尚存,生命的气息也会继续流淌,也许五年,也许十年,也许更久。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