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忽然就七年

番外9:未完待续

忽然就七年 霐小一 3707 2020-06-29 18:07

  

当众人把已经醉意朦胧的邵霖抬上车后座时,辛逸终于是呼出一口气。结个婚实在是太累了!筹备那么久,焦虑那么久,全是为了今天这一场大秀。如果不是为了满足双方家长“孩子结婚一定要昭告天下”的封建思想,辛逸和邵霖宁愿打包行李躲去天涯海角旅行结婚。

辛逸发动车子,和朋友们挥手告别,再回头看了眼不省人事的邵霖,无奈地摇了摇头。看吧,“昭告天下”的后果就是平日里如此自律的邵霖也抵挡不住宾客们的劝酒攻势,光荣倒下。身为新娘子的她还得充当司机兼侍女,要负责安全地把新婚老公带回他们的新家。

看着远去的白色轿车,尹影的笑意凝在唇边。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爱进骨子里?疼进骨子里吧?

一起走过青春年少、经历成长的他们,对彼此的个性再熟悉不过。身边一众好友几乎都没见过邵霖那个冷面煞神像今天这样开怀地大笑。能如愿娶到心中的女孩,他一定是打心底里感到开心和幸福,才会对敬酒的人来者不拒,又能保护着自己的妻子滴酒不沾。

她也曾渴求过这样的深情,只是,那个人……早已不是她的他。

微一转眸,尹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男人,他也凝望着轿车远去的方向,眼中神色复杂。

另一位伴娘许愿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调侃:“都走那么远了,还看什么?”

“都说人生需要仪式感,我的初恋虽然只是单恋,却是在一场隆重的仪式上彻底结束。呵……”男人摇头自嘲。

“依邵霖对你的忌讳,他能同意你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好吗?还不都是还你当时为辛逸拉住那个凶手的人情。”许愿挑了挑眉,不以为然。

“拉倒吧!他是想让我亲眼见证他才是胜利者!幼稚!”男人翻了个白眼。

“怎么样都好,这一段都算是告一段落了。”

尹影看着那两人,心下好笑。她对白羽扬不熟,只略微知晓他放着家里的公司不管,顶着父母的压力固执地跑来这里做了电视台的主持人。醉翁之意在哪里不言而喻。

只是,有些秘密,只有她和辛逸知道。

在大学里一个凉风习习的夜晚,她问辛逸:“既然你也有那么一点点动摇,为什么不干脆给他一个机会?”

辛逸沉默了很久,最后摇摇头:“君子不夺人所好,当我无意间看到她的电脑里那么多他的照片,我就觉得,注定的吧。”

如果白羽扬知道他曾经离辛逸那么近,会是什么心情?而那个倾心那么久却总是隐忍不发的女子,还要沉默多久?还能等待多久?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等不了这么久。

自己一直回避着的人,现在就站在身后。即便过了这么些年,当她再看到他,看到这个她付出整个青春用尽力气去爱的人时,就算能在表面上清淡礼貌地说一声“你好”,却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并不能完全的心如止水。

她其实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以什么身份面对他。老同学?前女友?还是陌生人?当他眼中泛起些微的波澜,借着酒劲拉着她的手,问她:“我们还能回去吗?”

她突然就有感到有些悲哀。

那是在婚礼的前两天晚上,“筹备组”在核对完婚礼流程、确认物资物料都已到位、敲定了第二天踩场彩排的时间后,耗子拉着一众新老朋友去了KTV。她默默坐在包厢的角落,泯然于众。

也许是不再年少,如今的她更喜欢安静。她微笑地看着久别重逢的同学旧友们聊着年少时的趣事、猜拳喝酒、不成调地嘶吼着属于他们那个年代的“青春之歌”,竟也觉得有一种回到过去的温暖。

一个担任伴郎的男人在偷瞄了她好几次之后,终于鼓起勇气走到她身边坐下,朝她伸出手:“你好,我是邵霖以前的同事兼搭档。果然新娘子的伴娘都不是普通人,要么是优质学霸,要么是绝世美女。我能有这个荣幸认识一下你吗?”

尹影优雅从容地一笑,略带矜持又不失礼貌地用自己的指尖轻轻握了握对方的手:“你好,我是尹影,新娘子的闺蜜兼老同学。”

“聪颖的颖?”

“影子的影。”

“倒是少见。”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丝毫不曾注意靖唯在不远处愈发暗沉的脸色。

靖唯抿一口酒,看着和别人谈笑风生的她,心中竟是有着难言的涩意。

尹影原本就是明艳美丽的容貌,几年未见更是平添几分优雅的气质,衬得她愈发出众。那时的他不是不知道尹影的渴望,只是原本就个性不羁的他实在不想早早捆绑进婚姻的牢笼,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着这个话题,哪怕耗子结婚,哪怕邵霖表态,他也不曾松口。

只是他从不曾细想过,这会让一个那么爱他的女人失望到宁愿舍弃,宁愿远离。他以为,凭他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她是会理解他的。但他错了。

分开以后他也曾问过自己,是不愿意娶她吗?答案是否定的,他不是不愿意娶她。他假设过,如果自己要结婚,那么她一定是他愿意结婚的那个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的他就是不愿意做一个承诺。

之后的几年里他也接触过其他的女生,只没有一个能像她那样令他感受到“爱”这个字眼。夜深人静时他也承认,他其实也是怀念她的。

只是如今,她的眼睛似乎已不在他身上了。从见面的那一刻开始,她对他客气有礼,距离保持得恰到好处,他竟然会因为这样的礼貌而感到一丝烦躁,也会因为她对别人好而感到不是滋味。

比如现在,那个伴郎愈发热情了,竟然还想灌尹影喝酒?

靖唯终于忍不住起身,坐到他们旁边状似要点歌。却听见那个伴郎问:“尹影小姐这么漂亮,冒昧地问一句,你有男朋友吗?”

谁不知道问出这样的问题,就表示这个人对尹影有好感,是一种变相的示好。靖唯在心里嗤笑一声,这几年她虽身在异乡,但她若有什么风吹草动,辛逸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么一直平静无波,不就说明她没有状况吗?

正当靖唯笃定尹影会给予否定的答案时,却听见她轻轻柔柔的声音传来:“我也快结婚了。”

靖唯在触屏上点歌的手指,就这么顿在半空中。

她说什么?她快要结婚了?这样轻柔的声音,听在他耳里竟是如五雷轰顶,简简单单六个字在他莫靖唯的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让他没有半分思考就回头脱口而出:“你结婚?你哪来的男朋友?”

尹影和那位伴郎皆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尹影半垂下眼眸,并不面对靖唯,只微微一笑:“个人私事,难道还要敲锣打鼓广而告之?”

“能娶到尹影小姐的人真是幸运,恭喜恭喜。”识时务者为俊杰,伴郎及时将追求的心思收起,诚心祝福。

“谢谢。”

“怎么没见你未来老公和你一起回来?”靖唯依旧不相信。

“碰巧出差。”尹影的回答云淡风轻,不疾不徐。

之后,看着依旧和别人淡然聊天的她,靖唯的心里有个声音在不停地反复说着“她要嫁人了,她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这声音令他更加烦躁,令他只能一口接一口地把酒灌进自己的嘴里。

于是,当尹影从卫生间出来,就被微有醉意的靖唯拉到了一间无人使用的包厢里。他紧箍着她,借着酒劲霸道地吻向她。原来这么年了,他依然会沉醉在她的芳香里。

然而与他的热情不同,尹影没有反抗,却也不曾迎合。她就像是一个木头人,平淡无波。

靖唯放开她,眼中好似有疑惑。尹影只淡淡望着他,说:“何必呢?”

“何必?尹影,你说这是何必?你真要结婚了?你要嫁给别人?”靖唯第一次,在她面前毫不掩饰他的痛色。

“我以前总是羡慕别人有属于自己的小家,现在终于也要有自己的小家了,这是好事。”尹影低下头,维持住嘴角恰到好处的笑意。

“我们,真的回不去了?我们还能回去吗?”靖唯深深看着那张美丽的脸,沉声问道。

尹影闭上眼睛,差一点控制不住自己。深呼吸之后她睁眼直视着靖唯:“怎么了?现在的你愿意结婚了?改变过去的看法了?”

“我愿意。”

“靖唯,你也许改变了看法,不再是过去的你,而我也不再是过去的我了。这个世界不会只围绕你转,你想自由的时候就自由,你想结婚的时候就结婚。看看辛逸和蒋谯,看看思珩和邵霖,再看看耗子和以前那个一起去丽江的学妹,靖唯,总有一个人,不会一直在原地等着。一个人终于改变了,但另一个人也走远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尹影拉开门,转身离去。

几天后,辛逸在机场拉着尹影的手依依不舍:“你啊,是打算一辈子飘在异乡吗?真不打算回来啊?”

“我现在挺好的,想我的话就来看我啊。”尹影笑着拍拍辛逸的脸蛋,再无意地扫了四周一眼,拉着行李箱走向安检口。

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安检通道里,靖唯才缓缓走近辛逸。

“后悔吗?”辛逸扫了他一眼,淡淡开口。

“有药吗?”靖唯回道。

辛逸搂过靖唯的脖子:“别说我这个做姐姐的不帮你。她说要结婚就真的要结婚吗?全中国那么多城市,她哪儿都不选,偏偏在杭州一待就这么多年,怎会是无缘无故?”

靖唯沉默半晌,略带疑虑:“她真的会回头?”

“她会不会回头我们不知道,不过你可以选择让你们的故事现在就全剧终还是未完待续。”邵霖拉过辛逸的手,看着靖唯挑了挑眉。

靖唯再次看了看尹影离开的方向,眼神逐渐清明。

他怎么会轻易选择全剧终?

他们的故事,未完待续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